深圳將建830米高湖貝塔 超高建築對深圳影響幾何

發布時間:2017-11-10 文章來源:一點深圳房産

平安國際金融中心目前是深圳第一高樓。但不久的將來,新的“第一高樓”將拔地而起。

 

擁有超高建築最多的城市


超過300米的建築即爲超高建築,目前深圳規劃中、在建中的超高建築(非住宅類)至少有18座,是擁有超高建築最多的城市。


規劃中的世界第一高樓


最新公布的湖貝舊改規劃透露將建830米的湖貝塔,超過目前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也意味著,全球最高的天際線,將出現在深圳。


去年9月,曾傳出消息深圳要建739米高的“H700深圳塔”,將取代上海中心大廈(632米)成爲中國第一高樓。今年10月31日,人們又從最新公布的湖貝舊改規劃中發現,這裏將建830米的湖貝塔,超過目前世界最高的哈利法塔,也意味著,全球最高的天際線,將出現在深圳。


根據媒體統計,目前深圳規劃中、在建中的超高建築(非住宅類)至少有18座,是擁有超高建築最多的城市。南都記者采訪專家了解到,超高建築在深圳早已不是爲“炫耀”“打造地標”,而是出于這個城市“向上發展”的需要,想方設法進行土地集約高效利用。


深圳目前這些不斷刷新高度紀錄的建築均來自城市更新規劃,多集中在羅湖和龍崗,這兩處一爲深圳最老的城區,一爲正在打造的東部CBD,這些新規劃也將改寫深圳的城市天際線,帶來不一樣的風景。


A布吉湖貝蔡屋圍


新規劃將拉高天際線


按世界高層建築與都市人居學會(CTBUH)的標准,超過300米的建築即爲超高建築。目前深圳規劃中、在建中的超高建築(非住宅類)至少有18座,是擁有超高建築最多的城市。根據對2016年竣工的所有200米及以上建築的研究報告顯示,200米及以上竣工建築,中國共有84座,其中11座位于深圳,超過其他城市。


根據深圳最新的城市更新規劃,一大撥的超高建築正在規劃和建設,包括H 700深圳塔、680米高的布吉塔、龍崗深港國際中心688米的摩天高樓、深圳北站商業中心區12棟高度介于278米到428米之間的超高建築以及480米高的深圳灣華潤總部大樓等。


根據深圳市羅湖區城市更新網站發布的城市更新規劃,蔡屋圍片區定位爲金融商業核心區,並計劃在寰宇大廈原址上新建一座高達739米的高樓,即“H 700深圳塔”。蔡屋圍片區以往就曾有地王大廈,京基100等幾個“深圳第一”,今後這裏仍將作爲土地節約集約高效利用的示範項目,著力打造深圳市地標性建築群。


湖貝片區則規劃了830米的湖貝塔。據報道,湖貝塔位于羅湖“金三角”産業圈(由人民南、東門、萬象城圍合而成)內,項目建成後,周邊將形成以湖貝、蔡屋圍兩大商圈爲中心的高端産業群,外面環繞大公園,爲羅湖的發展注入新的活力。


今年8月,布吉老街舊改的最新規劃圖公布。根據規劃,該區域內將打造一座高達680米的布吉塔。未來深圳東站及其周邊區域,將打造成爲“布吉超級城市中心”,以布吉塔爲標志的超高層建築群,融入T O D(以公共交通爲導向)開發理念,強化站點周邊的用地功能複合及高強度開發,龍崗也成爲首個規劃600米以上超高建築的原特區外區域。


據羅湖以及龍崗城市更新局相關工作人員表示,目前深圳塔與布吉塔的建設尚在規劃階段,尚未進入審批程序。但可以想見的是,未來幾年內,深圳的超高建築將集中興起。


B福田羅湖等中心區 高開發強度催生超高建築


縱觀深圳近幾年的更新規劃可以發現,很多舊改項目,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建築超高建築以及超高建築集群。專家們紛紛表示,這主要是由城市密度和開發密度所決定,並不是因爲炫耀和刻意制造地標,而是客觀需要。


深圳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副院長饒小軍和築博設計(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執行首席建築師馮果川對此觀點一致,很多舊改項目並不是空地,而是在老建築上進行上蓋。開發強度很大,改造成本高,必須保證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的平衡。“如城中村舊改項目,本身城中村的容積率就不低,改造後的開發強度,至少要是原來的兩三倍,才能做到收支上的平衡,自然也就誕生了超高建築。”


深圳市合一城市更新運營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長趙磊則從實際操作性角度給出了不同的解釋。“超高建築一定不是追求標新立異,而是必要性、空間有效利用性。不是所有項目都有超高建築,要看這個區域的城市密度分區。像福田、羅湖這樣的城市中心區,一般都是一級密度區,意味著未來此區域可以審批通過較高的容積率。”他說:“其次,從實操角度來說,人口聚集區域的建築改造,需要在有限的土地上,安置原來的人口,建新的公共配套措施,並不是簡單地8層樓變成16層樓,需要更全面的升級,建設超高建築,無可避免。”


土地的使用面積終究是有限的,向上發展的空中發展路徑,在城市合理規劃用地上,有著自己的優勢。這樣的向上拓展,也有利于企業集約化發展,利于區域差異化發展。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區域發展規劃研究所所長劉祥就認爲,這樣的發展很有必要。“超高建築是有限土地空間提高利用率的重要手段,對于深圳這樣工地緊張,發展需求高的城市,是一條出路,與我們相鄰的香港亦是如此。此外,能夠使産業載體最大化,爲深圳提供盡量多的産業空間,營造高品質商務環境,贏得總部企業的青睐。”


C將給城市功能分區帶來新的可能性


趙磊從深圳高樓向上發展的兩次變化,談到了向上發展帶來的差異性。“回看地王大廈、國貿大廈等深圳第一批超高建築,當初更多地爲了地標規劃,每個建築下面都有一個大廣場,樓層數也並不高,容積率不大,個人看來並沒有在向上拓展上花太多心思。”他介紹道,“到了京基100、平安金融中心等第二輪超高建築的建設,這是城市發展到一定空間需要再提升的必然産物。地塊面積有限,容積率變高,周邊的公共服務,包括商場、學校、醫院等配套設施開始建設”。


另外,在趙磊眼中,深圳超高建築的集約性開始展現出來。“之前的超高建築,沒有體現區域規劃概念,建設得比較分散,如今的規劃項目,蔡屋圍和布吉老街等,都提出了建設超高建築城市集群的概念,集中一片,既能夠節約公共服務空間,又能夠促進企業間的交流發展,可能兩棟樓內,就找到了合作夥伴。這才是一種高級的、升級版的城市更新。”


超高建築的紮堆建設和發展,趙磊覺得還帶來了城市功能分區差異化發展的新的可能性。“超高建築紮堆,帶來的公共投資收益很高。例如,中心區域多條地鐵線路交叉站,肯定是設在寫字樓、商業發展集中地,公共資源的利用價值就高了,城市的功能分區更加明顯了。例如香港,中環就是辦公中心,經濟發展都集中于此,其他區域承擔其他的城市功能,每個區域也可以按照此模式複制,讓核心區域提供更大的經濟價值和社會價值,城市的土地更好利用,實現功能分區,差異化發展。”


深圳將有一個什麽樣的高空世界


風貌深圳建築風格相對簡潔


劉祥認爲,深圳的超高建築相對而言建築風格比較現代化,年輕化、符合深圳的城市定位。不僅如此,深圳的超高建築很多與産業相關,在建築設計方面不僅考慮了商務功能,還考慮了産業的個性需求,很多建築都是爲産業量身定做。


饒小軍則表示,在技術和建設設計上,各城市的差別並不大。若要總結特點,其他城市由于曆史因素,會在設計上考慮與周邊古建築、城市風貌的融合,深圳受此因素影響小,深圳建築風格相對更加簡潔。


抗風設計新技術可幫助解決問題


對于超高建築來說,安全必須擺在首位。首先要克服的,並不是大衆認爲的抗震,而是抗風。“超高層建築屬于對風荷載敏感的結構,尤其是深圳這樣的台風城市,更易因爲大風造成建築結構破壞。如何提升大型建築抗風設計水平,解決大型建築抗風設計中的關鍵問題,往往是超高建築設計師頭疼的問題。”饒小軍說。“不過,這些問題也在逐步通過新技術解決。例如上世紀80年代國貿大廈還是混凝土結構,而地王大廈開始就已經是鋼結構等。”


環保想做好節能有些力不從心


近年來,超高建築造成的光汙染、能耗汙染等現象,也引起了社會的诟病。而造型“扭曲”卻節能環保的深圳國際能源大廈,又展示了超高建築也能做成綠色建築的可能性。在馮果川看來,“更高的挑戰是在節能環保。以現階段的節能環保標准來評判的話,超高建築距離達標還有一定距離。由于高度過高,爲了維持正常運營,超高建築單位面積的能耗必然加大,甚至可能達到一般公共建築的幾倍,這就注定了很難做到節能”。


饒小軍也認爲,玻璃幕牆系統的環保設計也是難點之一。“超高層建築爲了減重,大部分都采用了玻璃幕牆系統。這不僅對室外光環境帶來影響,也對室內熱舒適環境造成不利影響。”


高度視乎人們對物理性空間的需求


如果技術上追求高度,1000米有可能,技術上不是很大的挑戰,但能耗很大。現在的企業其實對物理性空間的需求越來越少,以前一個公司,行政財務人事都要有,如今或許可以通過智能化系統外包了,部門減少,辦公空間可能會收縮。超高建築的高度設定,更多受到建築強度、産業發展等因素的影響,如果將來企業産業的形態發生變化,相應地,建築設計也會起變化。


深圳天際線變遷史


早在1985年,高160米的深圳國貿大廈建成,保持了“中國第一高樓”地位10年之久。很多深圳人早年的記憶就是位于49層的旋轉餐廳。從全景玻璃窗望向遠處,還可俯瞰香港,能來旋轉餐廳看城市風景,是一大樂趣。


1996年,深圳地王大廈(信興廣場)建成,樓高383.5米,一度成爲亞洲最高樓,也留下了上世紀90年代看“地王”的美譽。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地王大廈是深圳崛起的標志。


時間來到2011年,深圳的超高建築“迅猛生長”。卓越世紀中心1號樓、綠景紀元大廈、皇庭·皇崗商務中心、特區報業大廈等,記錄了深圳崛起速度。而441.8米高的京基100的落成,則代表深圳這座城市的建築“會說話”,開始表達自己。


“×××生日快樂,×××嫁給我吧”,在京基100的外牆,看到這些表白話語的深圳人早已習以爲常。甚至每次路過京基的時候,都會想看看今天又有什麽口號。在走在潮流尖端的深圳,京基100一度成了最大最豪奢的廣告牌,外牆成爲建築、城市與人的新型表達方式。


2015年,高600米的深圳平安國際金融中心建成,深圳第一高樓再度易主,也意味著,深圳超高建築開啓了600米時代。而這個數字也將很快被趕超。


專家視點


超高建築的數量及質量 是城市建築科技發展的象征


超高建築的高度設定,更多受到建築強度、産業發展等因素的影響。“産業功能是超高建築的核心考量因素。深圳作爲全國的經濟中心和創新中心之一,産業需要對應的超高建築作爲空間承擔;同時,深圳土地面積十分有限,必須通過提高容積率、高密度開發來解決土地不足的困境,向土地要空間。另外,通過超高層建築,比如商業、公寓、酒店的供給,能夠滿足人們的生活和居住需求。最後,也有助于提高城市形象,更現代、美觀、大氣。”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區域發展規劃研究所所長劉祥說道。


馮果川說:在策劃環節就已經綜合了法規、土地出讓條件和政府審批的容積率,可以粗略計算出高度。“深圳這樣的一線城市核心區域,容積率相對較高,也就較容易出現超高層。其次,考慮到要提供公共服務和土地限制和經濟效益,超高建築更是性價比高的選擇。”他表示,很多企業對于地標建築引領作用的期許,也是促成超高建築的因素之一。“建築的優雅、別致不是評價建築物的絕對標准,但高度是一個絕對指標,很多企業也想借此形成轟動效應,在合理範圍內建設超高建築,能夠一舉兩得,何樂而不爲?”


“去除客觀的社會因素不談,超高建築建多高,理論上並沒有一個限制,主要是能不能克服建築技術上的難度。”深圳大學建築與城市規劃學院副院長饒小軍教授提到,超高建築要考慮到抗風、抗震、防火等諸多要素,建設過程每道工序都要精准計算。“所以一個城市超高建築的數量以及質量,一定程度上也是建築科技發展的象征。”